孫無極

Making the world suck less.

「在你成长的过程中,别人总是不停的对你说,世界就是这个样子,你要去适应这个世界,不要做出格的事。你可能也会挣到一些钱,有一个不错的家庭,But that's a very limited life, life can be much broader. 只要你意识到一个简单的事实,那就是你周围所有的一切,都是由一些和你差不多的人创造的,你可能以为那些人非常聪明,但如果你和他们有所交流的话,你会发现那些每天做各种决定,影响着这个世界的人,和你并没有多大差别。这些人可能在某一方面有较强的能力,但是总体上差不了多少。当你意识到这一点后,你就会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做一些事,因为这个世界现在很糟糕,你可以去影响和改变这个世界,你可以去创造东西让别人使用,你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,我觉得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。」

- Steve Jobs

/  

市井雄心

Paul Graham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为<Cities and Ambition>.译言的那位译者给了这篇文章一个美妙而耐人寻味的标题——市井雄心。

这篇文章讲述了人和城市的关系,鼓励年轻人倾听城市的声音:有些人16岁就知道自己一生的目标,但对于绝大多数有雄心的年轻人,领悟到「天生我才必有用」要比「天生我才有嘛用」早一点儿。他们知道得做点不平凡的事情。只是还没确定是要做一个摇滚明星还是脑外科医生。这也没什么错。只是如果你壮志在胸,就得反复试验去找到去哪里生活。你要是在一个城市过得很自在,有找到家的感觉,那么倾听它在诉说什么,也许这就是你的志向所在了。

这篇文章举了几个城市和它们发出的声音的例子,有些城市我曾经到访过,虽说呆的时间不长,但是文中揭示的信息和我的感受却出奇一致。我去过很多城市,有long stay也有short visit, 却从来没有仔细感受过城市传递出来的信息。今天通过这篇文章的几个例子,回忆一番当初置身其中的感受。

纽约告诉你,最重要的是:你要赚更多的钱。当然,也有其他信息——你应该更时髦一点儿;你应该打扮得更帅一点儿。但是最清楚不过的信息就是:你的钱包得再鼓点儿。

我没去过纽约,通过电影和电视作品的感受,以及生活在纽约的朋友的表述,大概如此。不过这座城市也给人探索的可能,我看过对这座城市印象最深的一条评价莫过于:没想到过了三十岁来到纽约,我感觉重新活了一次。

三藩市发出的消息和伯克利类似:你要过得更好。

我对这座城市的印象非常好。并不过分繁华,也有华丽的自然景色。各路科技公司云集,技术让生活变得更加便利,使得这座城市变得无比性感。现在还能清晰地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呼吸着夹着一点海水的味道的空气,沿着金门大桥下的海岸线晨跑的感受,无与伦比。

在洛杉矶,出人头地似乎事关重大。跻身于炙手可热的名人榜,或者跟着榜里的朋友一起鸡犬升天都会受到追捧。

 看到这句话我笑了。大概这座城市真的能给人梦想。住在洛杉矶的时候,房东就是个在电影公司上班的法国姑娘,就在我到达的时候见了一面,甩给我一把家门钥匙,后来的几天就没见到过她。也许她也在追寻某个电影梦想呢。除此之外,就是名利与浮华。

巴黎现在发出的消息是:做事要有风格。

 说实话我只感受到一半。去过两次巴黎,老实说印象都不太好。还记得到巴黎的第一晚,旅馆楼下站着抽烟的妓女,房间里散发着浓浓的霉味。也许是因为在巴黎的日子也都是保持警惕的状态,加上到处都是买买买的亚洲面孔,所以没能用心体会这座城市对艺术的爱。欧洲现在的大环境,可能会让这个城市变得糟糕下去。

文中提到的四个城市,我的感受都说完了。还有三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城市,我生活的时间长度排前三的城市:盐城,南京,曼彻斯特。最近几年都生活在南京,我感受到的南京发出的声音是:享受当下,宽容他人。你觉得呢?

余下两个城市,那种感受似乎很难用三言两语来描述,我觉得需要另起篇幅来说了。

/  

Fuck You Money

美籍华裔女演员刘玉玲接受采访时说:我工作后一直很努力攒钱,这笔钱叫做"Fuck you money",这样,当老板要解雇你,或是让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时,你就可以很有底气的甩他一脸"Fuck you!"

也许我们都需要这笔Fuck you money.这笔钱的本质,是在你面对有违你内心的事情时,给你说“不”的底气。这笔钱的背后含义,是你的生存能力的体现,是你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权,是不被别人制定的规则奴役。


法国哲学家勒内.吉拉尔说:人的欲望是模仿的。我们的大部分欲望来自于我们对其他人欲望的观察,而不是我们的自我欲望。
当我们还在学校里的时候,给老师想要的答案会得到表扬,给过于标新立异的答案常常不被鼓励。渐渐地我们的被教育出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:要上名牌大学,然后去一流的大公司工作,拿高薪,过上别人羡慕的生活。

这真的是我们内心有意识的选择吗?

刚工作的时候我看过台湾的蔡志浩老师写的一篇文章,里面有句话是说工作只是我们与这个世界的一种关系。工作了几年之后,我对句话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。这个世界是在不断动态变化的,一成不变的工作越来越少,可以借鉴前人的经验也越来越少,我们必须找到自我认同,找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交集,不断地去探索这个世界,和这个世界维持一种动态稳定的关系。我们必须跳出旧世界的规则,才会适应新的世界。


微信公众号的重要开发元老以及部门高管之一tao,在去年底辞职了。tao说:

在我的认知当中,旅行是生活,工作也是生活,这是一个轮回。我热爱旅行,也热爱我曾经参与过的工作,我所放下的,只是那些多余的欲望,例如持续工作所带来的升职机会,例如辛苦拼搏后所获得的期权。要放下,首先你得有提起的能力。若是无力提起,则无放下之说。
这是一种悬置思维。工作和旅行,并不一定要并行或串行。你也可以工作一段时间,然后辞职旅行半年或一年,然后继续工作。大牛们可以轻松放下,难道不是因为他们已经完成fuck you money的累积,或是具备挣到fuck you money的能力么?

除了悬置思维,你也可以试试创建属于自己的规则。举个Google和Amazon竞争的例子吧(我又要来夸亚马逊了-.-)

 这张图是a16z合伙人Chris Dixon分析的互联网的循环体系。Google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那些想要在亚马逊上买东西的搜索流量,而在亚马逊上面的购买体验却要比通过Google搜索找到亚马逊之外的其他电商网站的购买体验好得多。于是人们想买东西的时候,就不会再去Google搜索了,而是直接跑去亚马逊找东西。再想想亚马逊最近发布的echo,是不是把前面的环节彻底打破,新建了一条链路呢?难怪Google要脊背发凉,抓紧时间开发Chirp,对抗Amamzon Echo。

最后,到底存多少fuck you money才算够呢?硅谷的标准当然跟中国的标准不一样,中国不同地方的标准也不一样。关键还是专注于自己真正要什么,做自己的规则制定者,不要在别人设定的规则里疲于奔命。
昨天看到纯银在微博上的对fuck you money这个概念的解释,基本认同:
我的观点是这样的,如果你存的是养老金,退休金,恐怕存多少都不够,总会有“无法终生维持当前生活水平”的不安全感。但存fuck you money又是另一回事了。28岁以前,这笔钱是“一年不工作也能活得很舒服”的金额。让你内心深处认为,自己随时可以有一年的时间去做真正喜欢的事。28-35岁,这笔钱是“在老家省份的二线城市,可以全款买套不错的房子”的金额。对于北上广飘来说,如果哪一天累得不行了,甚至垮了,那么还有回老家平淡度日的退路。超过35岁,这笔钱是“存款理财收益能cover全家基本生活费”的金额。即便“老子不干了”,也可以维持基本水准的生活,然后不受任何束缚地寻找下一份工作,下一条职业出路,甚至改变自己十多年来的生活方式。所谓fuck you money,不是指你真的要这么干,而是给你“我可以这么干”的勇气,然后面对压力、诱惑与苛待时,作出更符合内心渴望的选择。

下一个趋势

 我第一次感受到智能家居的乐趣,大概是用Remote app, 播放Mac里的iTunes曲库的场景。那是第一次感受到远程操作的乐趣,把原本两个不相关的硬件建立联系,有一种奇妙的感受。

后来有了自己的家,我开始寻找更加整合的解决方案。目前国内走得最远的,恐怕非小米莫属。家里有很多小米设备,小米电视,小米净水器,小米路由等等。小米的逻辑是,以路由为核心,通过手机来控制家里的各种智能硬件。这的确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,比如还在公司或者通勤路上的时候,我就可以把想要看的视频下载到家里的路由上,回到家直接在电视上观看下载好的内容。

可是这整套体验依旧有两个问题:一是这一切依旧是基于移动设备的。如果我想要打开床头灯,或者关闭空气净化器,我需要先掏出手机,然后打开app完成相应的操作。二是这些硬件必须都是小米生态里面的,它目前还不够开放。

如果说,移动这个浪潮已经接近尾声,那么下一个趋势会是什么?我觉得,技术上来说,是AI。具体的产品形态可能有很多,比如最近特别火的bot—帮你解决各种问题的聊天机器人。甚至VR和AR。a16z的分析师Benedict Evans曾经写过一条tweet:

The more the VR becomes AR, there more it needs AI. All roads these days lead to AI.

亚马逊Echo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。这玩意儿可能是我当下最想要拥有的Gadget了(暂时国内还使用不了他绝大多数的服务,摊手)。Echo的热销已经让亚马逊重新回到聚光灯下,让人们意识到:原来西雅图还有这个科技巨头在爆发着旺盛的创造力呢,引领潮流的不只有Apple和Google。

 如果要最快地解释Echo是什么,首先Echo是个蓝牙扬声器,可以播放音乐。在音箱市场,Echo已经超过了Bose,并且长期霸占亚马逊销售排行榜顶端。

 真正可怕的是,Echo还是个实体版的Siri,你可以通过说出Alexa来触发各种指令,通过语音这种新的UI和她交互,让她完成各种事情。不只是播放音乐,播报天气这些,你还可以让她帮你在亚马逊上选购商品。不同于在手机上浏览,你现在只需对着她讲话就好了。最棒的部分是,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基于Echo做很多开发,比如让Echo定个domino的pizza,或者说一句:Alexa, turn off the bedroom light. 卧室的灯就会熄灭。这些看似很简单很科幻的用途,对残疾人的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。在Echo的商品页面,你可以看到很多这方面的赞美。

语音对话,也许是下一个UI。科幻电影里的画面,已经离我们不远。当然这背后的驱动技术,都是人工智能。未来的产品创新,可以预见的模式是Product+AI。比如Uber+AI,就是一辆自动驾驶的车载你去任何地方。Instagram+AI,就是采用机器学习技术为用户定制信息流,而不只是简单地按照发布时间先后排序。

如果要说什么东西我不希望+AI,我觉得我现在还不希望看到媒体+AI。以前我还习惯看看网易新闻,因为网易标榜的态度,可能网易的编辑也相对专业,可以看到一些有价值的新闻。可是当有一天我打开网易新闻,发现首页都是各种社会新闻,大部分都是靠标题或者打着擦边球的图片来博眼球的内容,一次还好,每次打开都这样就很让人反感了。所以我现在卸载了所有的新闻客户端。也许这是一种妥协,一种技术向商业的妥协。但是我更想看到那些有血有肉,能让读者产生心灵的震颤的文字,而这些文字的背后,是一个个编辑辛劳付出流下的汗水,而这些情感的投入,恐怕AI暂时还做不到。

下一个浪潮已经来临,你准备好了吗?

/  

广州 Short Stay

在去英国念书之前,我几乎从来没有品尝过正宗的粤菜。在英国的那一年里,粤菜给我打开了全新的味觉世界。因为我住在离China Town很近的地方,那里又有很多香港人开的粤菜馆,所以经常会和朋友一起去吃。那时我最爱的一家餐厅叫星宝城,有很划算的早茶套餐,一份主食,四五样点心,两份甜点,只要十几镑。对于还是学生的我们,自然是十分划算。每周末,我们还会去学校对面的另一家餐馆,太湖,一人点一个菜,吃一顿大餐。对于日常只能吃到土豆和三明治的我,每周的一顿粤菜,成了极大的满足。

回国之后,对于粤菜渐渐吃的多起来。但是很少再能吃到记忆里的味道。大概是江浙一带对粤菜不怎么感冒,自然很难吃到正宗的味道。对于原汁原味的广东味道,自然充满向往。

北上广深,广州是唯一一个我没去过的一线城市。这么多年,终于如愿。适逢清明假期,买了张机票,说走就走。


Day 1


在机场旁边的酒店睡到中午,然后坐地铁到市区,买了张三日票,只能辨认出上面的部分食物。

跟小伙伴碰上头,已经一点多了,然后他带我去了一家香港人开的茶餐厅。三个人点了三个菜还有喝的,吃的很饱。

  吃完就开始暴走上下九了。中午吃的还没消化,又开始不停歇地边走边吃。       晚上,在天河城楼上的稻香吃饭。之前在深圳吃过稻香,不过当时吃的是早茶,晚上没有点心,只有点菜。点了一打生蚝,服务员说只能付现金。结账时以为只有生蚝需要付现金,其实全部餐费都需要付现金。还好哥们儿慷慨解囊。    吃完大餐,一伙人穿过花城汇,走到小蛮腰的脚下。走在花城汇,身处一片绿植之中,两边都是高耸云霄的摩天大楼,颇有中央公园的感觉。我对市中心有大片公园的城市都很有好感。   

依旧不尽兴,一伙人叫了辆专车,跑到珠江边上的琶醍B区,喝珠江水酿造的啤酒。这里以前是啤酒厂,改造成了很小资的酒吧区。保留了原来厂房的风貌,江对面都是亮着的价格很高的楼盘。吹着风,感受珠江的气息。不知不觉喝到微醺,足矣。回去倒头就睡。

 

 

Day 2


睡到中午,步行去广州酒家吃早茶。不小心点多了,虽然吃到最后实在吃不下,总感觉生怕少点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下午去考察市场结束,又回到天河。点评上找了家评价不错的潮汕牛肉火锅。       吃完去天河体育场下面的乒乓球馆打了一个小时乒乓,然后去吃甜品。听说是一个电视台主持人开的店。第一次吃这种糊,味道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 

Day 3

中午吃完广州酒家,然后就赶飞机回去了。

最后感谢广州的小伙伴们的招待与陪伴。第一次来广州,但是广州给我的感觉,却是一线城市里面最好的一个。

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。


/  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孫無極 | Powered by LOFTER